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大坂直美:“收复失地”并不容易

时间:02-03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29

大坂直美:“收复失地”并不容易

新赛季澳网已经收官,早在压轴大戏上演前,高调重回墨尔本公园的大坂直美以一场失利匆匆告别了澳大利亚。就在几年前,大坂直美一度被视为网坛的新任代言人,她在巅峰期的商业收入甚至远远超过了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两位天王级球员。在经历了抑郁症的打击以及短暂隐退后,归来的她发现想要“收复失地”并不容易。大坂直美与妈妈22岁的生日那天,大坂直美与家人一起共进晚餐庆祝。席间,她转头问母亲大坂環,是否设想过自己在这个阶段取得更高的成就。母亲摇摇头。“那你认为目前的这一切是可以接受的吗?”大坂直美追问。大坂環告诉她,那些成就已经远超可以“接受”的程度了。彼时,大坂直美是二满贯得主并且登上了女单世界第一的宝座。但鲜为人知的是,自从她在2018美网首夺大满贯之后,就长期饱受抑郁之苦。那次生日聚会结束后,这位女子网坛最耀眼的新星陆续又拿下了2座大满贯奖杯,光环背后,她也深陷于阴霾中。2022年的秋天,大坂怀孕了,那段时间她渐渐开始质疑自己的职业方向。女儿Shai于去年七月降生,在接受英国广告广播公司采访时,大坂直美坦言Shai的出现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完整”。“我需要她。我做过一些鲁莽的决定,而她让我变得更加成熟。我喜欢现在的自己,我每天都很感恩。知道有一个‘小’人毫无保留地爱着你,她点亮了我的人生。”Shai出生时遭遇了一点波折,她的脖子一度被脐带缠着。大坂怀孕期间也曾为孕吐心烦,她通过吃苏打饼干来缓解呕吐感,但这么做的代价是体重不断增长。2021年法网期间,大坂直美意外宣布退赛,在与抑郁症抗争了几年后,产后抑郁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好在母亲一直陪伴在其身旁,这让大坂感到心安。“有段日子,所有的事情都让我感到焦头烂额,但现在好多了,我觉得放松了不少。”比利时教练费赛特辅佐大坂直美赢得了2020年美网以及2021年澳网冠军。他们在2022年七月结束合作,又在去年十月份再度“牵手”。对于大坂直美的回归后究竟能达到何种高度,费赛特显得非常谨慎。他透露,过去几个月,大坂直美一直处在不停歇的状态,新赛季的比赛对她而言非常重要。“另一方面,她与团队的沟通愈发顺畅,和以前相比,如今的她更懂得向团队表达自己的感受。”费赛特说。费赛特与大坂直美近几年,巡回赛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妈妈球员”面孔。三届大满贯得主科贝尔休完产假后,在今年的联合杯上复出。温网冠军科维托娃则在新年伊始宣布了自己怀孕的喜讯。大坂坦言,有了女儿以后,她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和其他的妈妈们竟都可以如此坚韧。当然,她也强调,能在产后六个月就迅速切换至巡回赛备战的节奏中与团队的协作密不可分。这是普通女性享受不到的资源。“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不同的,比如在Shai出生后30分钟,我就可以在产房里正常行走,但医师们则建议我坐轮椅,因此我不得不向他们演示一遍自己确实可以走。”去年待产的那段日子,大坂直美完全屏蔽了澳网和法网的消息。之后的九月,她向ESPN确认来年将制定一个更加繁忙的日程表。备战新赛季期间,费赛特发现大坂直美对待比赛的态度要比之前积极很多。2022年,两人第一次结束合作,费赛特并不清楚大坂的职业生涯将走向何方。当他们于去年九月再度取得联络时,日本姑娘似乎变了一个人:充满斗志,疯狂地学习。在球场上,大坂直美显得更开朗,她的训练从每天上午8点开始直到下午3点结束,之后的时间全都留给了女儿。新赛季,她飞往布里斯班开启全新的征程。在对阵德国球员科尔帕奇的比赛中,每当迎来关键分,大坂都会拍拍左腿为自己鼓劲。尽管在这站澳网前的热身赛里,大坂直美只打了2场球便出局,但她和团队都着眼于更长远的未来,大坂直美希望丰富自己的得分手段以及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巴黎奥运近在咫尺,大坂也希望再度代表日本出征。拥有了新的身份后,她努力地在母亲与职业球员之间取得平衡。此次澳洲之行,为了百分百投入战斗,大坂直美没有选择与女儿Shai一同出行。服装赞助商为她打造了专属战袍——一件绿色荧光夹克搭配纯黑蟒皮拼接网球裙,霸气十足。但不巧,重回墨尔本公园的大坂直美首轮便抽中了实力不俗的法国名将加西亚。作为两届赛会冠军的大坂最终以4-6、6-7黯然出局。今年澳网,一共有8位“妈妈级”选手参加正赛。首轮结束,包括同为大满贯得主的科贝尔,共有4人被淘汰,去年下半赛季复出的前澳网冠军沃兹尼亚奇则止步于第二轮。进入第二周后,签表中最后2位妈妈——乌克兰名将斯维托丽娜和前赛会冠军阿扎伦卡都止步于16强。名将们提前出局或许折射出了女球员的困境,尽管选择在彻底退役前就完成生育的运动员越来越多,但她们想要回到从前的高度依然困难重重。女网史上最强大的运动员小威产后复出4进大满贯决赛都与冠军无缘,只能带着遗憾离场。当然,对于大坂直美而言,新的旅程才刚刚开始,仅仅系统训练半年就跻身夺冠大热行列并不现实。不过,克里斯特尔斯的例子也许能给予日本姑娘一些信心,比利时人在26岁首度复出后三度摘得大满贯冠军,她的第二段职业生涯甚至比2005年第一次退役前更成功。一轮游之后,大坂直美火速离开了澳大利亚。在社交网站上发布的“小作文”中,她不讳言对结果感到失望,但也提醒自己时间不允许她继续自怨自艾。至少,去年许下的目标——重回罗德·拉沃尔球场比赛,已经达成。“世界朝前走,我也得往前看。”她说。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