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中国“鞋王”杀回来了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52

中国“鞋王”杀回来了

01、“鞋王”上市还债再回首恍然如梦,中国“鞋王”百丽国际2017年从港交所私有化退市时,大概没想到再上市会如此艰难。近日,百丽国际用百丽时尚的名称,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这是其继2022年向港交所递表失效后,第二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锋。2007年百丽国际上市时,市值一度达670亿港元,但后来因业绩大幅下滑,股价低迷选择退市。2017年退市时,私有化的代价是453亿港元。如今再度归来,百丽的业绩好了不少。百丽时尚招股书显示,截至2023年11月30日止9个月,公司收入为161亿元,较2022年同期增加12.8%;净利润同比大增92.7%至21亿元,净利润率由7.5%增至12.8%。百丽时尚称,12.8%的净利润率为往绩记录期间的最高水平。这些业绩是靠多品牌矩阵实现的。据了解,百丽时尚旗下共有19个品牌,涵盖了鞋履、服饰等行业。以北京现在最火热的商场合生汇为例,光是百丽旗下品牌就在商场占据了9个点位。不仅如此,阿迪、耐克、锐步等品牌在国内最大的经销商滔搏运动也是从百丽时尚分拆出去的,运动潮牌Champion在国内的独家代理商也是百丽时尚的。从品牌构成来看,百丽时尚有点像鞋履界安踏,既有同名的子品牌BELLE,也会通过不断并购,在众多知名品牌背后闷声发财。在市场上流传着一句话:“只要百丽看上的牌子,对方都会想方设法弄到手”。百丽时尚招股书显示,百丽(BELLE)品牌的营收只占到公司总营收的28%,其旗下前五大品牌分别为BELLE、TATA、 STACCATO、TEENMIX以及BASTO,共占到公司营收的63%。目前,百丽对自己的定位是中国领先的时尚潮流公司及规模最大的时尚鞋履公司,在招股书中,百丽时尚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显示,以2022年零售额计算,百丽时尚以12.3%的市场份额位居中国时尚鞋履市场第一,比第二名的市场份额高出3.2个百分点。“鞋王”百丽最满意的就是自己老大的地位,2022年在递交招股书的时候,百丽时尚也多次强调自己是国内市场份额最高的时尚鞋履品牌。不过,三年两度递表背后,不难看出百丽时尚上市心切。在招股书中,百丽时尚明确提到,此次募资用途包括偿还银行借款;投资技术创新、数字化转型以及补充营运资金,其中,偿还银行借款被放在了首要位置,这也是2022年百丽递交招股书时首先提到的募资用途。百丽欠的债是2017年私有化退市造成的。当时,百丽国际私有化的资金主要来自于高瓴资本,而高瓴资本的资金主要来源于两部分,一部分是173亿港元的股本投入,另一部分则是280亿港元的外部融资。前者可以通过分股派息的方式偿还,后者,则需要高瓴资本按照借款合同偿还本息,本金由百丽承担,利息则靠百丽的分红。滔搏运动在2019年分拆上市,也与这笔巨额欠款有关。当时的招股书中,滔搏运动也将IPO的主要用途归为还款,按比例来算,有超过70%的资金将用于偿还债务,仅有9.7%用于投资业务的科技创新。截至3月8日,滔博每股报收5.1港元,总市值为316.26亿港元,与最高峰相比缩水了不少。退市后的这七年,百丽其实过得并不轻松,一边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数字化转型,一边还面临着巨额的还债压力。截至2024年1月31日,百丽时尚还面临着近66亿元的债务问题,其中包括25.08亿元的短期银行借款,22.9亿的长期银行借款,9.97亿元的租赁负债以及5.2亿元的关联公司款项以及2.9亿元的认沽期权负债。退市时,百丽国际的资产负债率仅为16.1%,而截至2023年11月底百丽时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飙升到83.87%。02、大股东不是创始人百丽是1981年在香港创立的,最开始从事的是鞋履贸易业务。1992年,其将时尚鞋履业务拓展到内地。2007年,百丽在港交所上市时,73岁的邓耀与55岁的合伙人盛百椒大笑着敲响了钟声,但他们最终还是放弃了半辈子的心血。与很多企业至今仍由创始人掌舵不同,百丽的案例极为特别,在其公司发展的前半段,创始人草根下海,辉煌上市。而在后半段,创始人黯淡退场,最后被资本接手,成为了一家资本化的“无姓”企业。上世纪80年代,外贸兴起,居民的衣食住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追求时髦的服装、新奇的鞋包,成为了当时人们主流的消费方式。在香港默默当鞋匠的邓耀敏锐地觉察出了这一趋势,于是开始自建工厂,出口女鞋,由此踏上了致富之路。盛百椒则是邓耀创办百丽时加入的合伙人,两人年龄相差近20岁,却在合作方面默契非常,常被人形容是“一双鞋的左右脚”。两人共同将百丽推动上市,成为了名声大噪的“鞋王”。最顶峰的时候,百丽在全国能有超过20000家直营门店,真正做到了“有女人的地方就有百丽”,光是销售和生产侧的员工加起来就有十几万。2014年,百丽的营收就达到了500多亿元,净利润超过60亿元,营收规模与如今的安踏相当。不过花无百日红,红火了十几年的百丽,却没赶上电商兴起的风口,市场变化瞬息万变,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就当消费者开始在淘宝、京东、唯品会等平台购物的时候,百丽还固守着线下的实体店铺,与一众老牌百货商场惺惺相惜。这直接导致百丽业绩急剧下滑,财报显示,从2015财年到2017财年,百丽的总收入增长4%,鞋类业务收入下滑19%,净利润则下滑了49%。市值也从巅峰时的1500亿港元跌至不足350亿港元。接手百丽的高瓴资本,既是百丽的“债主”,又是百丽转型背后的高人,对百丽由内到外进行了一场脱胎换骨式的动刀。作为当时港交所的最大私有化交易案,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看到了百丽背后丰厚的价值:稳定的现金流、优秀的供应链管理、庞大的线下网络以及可观的用户群体。私有化后,高瓴资本对百丽采取的举措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补好线上渠道短板、优化线下门店网络,同时通过数字化举措为中后台科技赋能,打造柔性供应链、降低存货周转天数等。历经七年的改造,百丽线上渠道有了明显改善。2017年退市时,百丽线上渠道的收入占比还不到7%,而在2023财年的第三季度,这一占比已经达到了27.7%,且呈逐年增加的趋势。在线下,百丽策略性地大幅缩减业绩欠佳的百货商场门店,重点发展购物中心渠道,截至2023年11月底,其在线下拥有8361家直营门店,与私有化前相比接近腰斩。百货商场渠道对营收的贡献度从超70%降到了2023年11月底的不足40%。不过,线下依然是百丽营收的核心来源。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1月30日止9个月,百丽时尚来自线下渠道的收入为116.5亿元,占比为72.3%。据「市界」了解,目前百丽时尚由高瓴资本团队与原百丽团队的盛放等人共同管理。而盛放为盛百椒的侄子,加入百丽已经有近20年的时间,曾把华东地区做成集团最大零售地区,在百丽内部,员工们都亲切地称其为“小盛总”。招股书显示,盛放今年51岁,在百丽时尚担任执行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职位,负责公司整体策略规划及业务管理;45岁的郭耀东担任执行董事,负责财务、融资活动的规划及监督及业务管理。截至2023年11月30日止9个月,盛放在百丽时尚领取的薪酬为426.5万元,郭耀东为132.4万元。目前,高瓴资本仍是百丽最大的股东,持股比例为44.48%,引荐高瓴资本私有化百丽的鼎晖投资,则通过SCBL持有9.16%的股份。03、“鞋王”难当虽然百丽时尚再次向资本市场发起了冲刺,但“鞋王”并不好当。就在百丽时尚递交招股书的后几日,昔日“鞋王”品牌贵人鸟,则无奈地发布了一则退市公告,公告称,因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贵人鸟已触及交易类退市指标,上交所将在15个交易日内对公司股票做出终止上市决定。这家也曾辉煌过的“鞋王”,如今面临着巨额债务。据其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公司2023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5亿元,公司需要偿还的司法重整留债债务本息合计约2.1亿元。不只是贵人鸟,以前家喻户晓的一众鞋履品牌,几乎都倒在了十几年前电商兴起的黎明。红蜻蜓连续五年营收下滑,归母净利润在2017年还有3.82亿,到了2022年,则变成了亏损3699万。达芙妮退出了实体零售行业,关闭了线下门店,如今在港股的每股报价只有0.2港元左右。星期六女鞋则是并购了其他营销公司,改名为“遥望科技”,做起了MCN,成了“直播电商第一股”。“鞋履行业过去十年遇到的挑战是比较大的,一方面是,渠道变化了,流量从百货转到购物中心等新兴渠道,还有电商的崛起;另一方面是,消费需求变化了,运动休闲相对来说增长比较快,时尚流行相对来说变缓”,资深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对「市界」表示。在电商兴起的2014年,对于已经在线下经销体系站稳脚跟的品牌们来说,贸然进军线上市场,将会从定价上扰乱整体的经销体系,再加上电子商务在那时的前景尚不明朗,要想马上调头并非易事。就拿百丽来说,早在2009年,百丽就曾做过线上渠道的尝试,成立了淘秀网,后来又建立了优购网上鞋城。2011年,百丽引入了前京东商城副总裁徐雷和凡客诚品副总裁张小军加入,但在一年后,或许是察觉到前景未明,两人先后离职。“百丽的文化很奇怪,润物细无声,我至今都不知道百丽的文化是什么,但我知道这就是百丽的文化。”从百丽离职后的徐雷曾意味深长地说过这么一句话,后来徐雷重回京东,张小军选择创业,优购网也在几年后淹没在了电商大军里。2015年的财报会上,盛百椒就一语道破了行业的困境:“不转型会死,不过转型需面临巨大的风险。”两年后百丽无奈退市,当时创始人邓耀已经是83岁高龄,而盛百椒也65岁了,两位高龄的合伙人面对急剧变化的市场都显得颇为力不从心。盛百椒向外界解释百丽为何卖身时,表示自己要承担所有责任,“自己不会开电脑,连微信都没有,对市场变化没做出很好的预判,没找到转型路径,主要责任在我。”并非所有企业都能有百丽不破不立的勇气,“企业需要能及时调整自我,才有机会成为长跑者,不然就可能错失转型和发展的机会”,程伟雄表示。但一心想上市还债的百丽时尚未来会走向何方仍是个问号,上市对其而言也不是终点,毕竟它已经退过一次市了。作者 | 张继康编辑 | 陈 芳运营 | 刘 珊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