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大厂都得治!让字节梁汝波出冷汗的“大公司病”:文档动辄万字,黑话满天飞

时间:02-02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5

大厂都得治!让字节梁汝波出冷汗的“大公司病”:文档动辄万字,黑话满天飞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何珊珊近期,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在“热热闹闹”地举办年会,各家高管的发言成为热门话题。1月30日下午,字节跳动举行2024年度全员会,CEO梁汝波会上直面大公司病,坦言“不少人反馈,字节现在该有的大公司病全有了”,并称字节2024年度关键词是“始终创业”。2012年成立的字节跳动已是名副其实的“大公司”,从2019年至2021年,员工人数从1万多人增至10万多人。以互联网大厂阿里为例,其员工人数也已从初创的18人膨胀至2022年的25万余人。对于成为“大公司”,梁汝波的感受是将“加强危机感”列入2024年度目标。他坦言,最大的危机感,是担心字节作为一个组织,正在变得平庸,无法取得新的突破。不止字节,近年来,阿里、京东、腾讯等互联网公司也在迅速扩张后迎来对公司发展的反思与调整。例如,2023年,阿里对组织架构和高管任命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2022年,电商巨头之一的京东也进行了系列组织业务变革并回归“低价策略”。不久前,刘强东还在公司内网评价“京东的组织庞大、臃肿、低效,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刻。”互联网大厂们,都在齐刷刷地直面“大公司病”了。梁汝波谈危机感“出冷汗”对于梁汝波来说,最大的危机感是组织平庸化。在梁汝波谈到了多个自己观察到的组织平庸化趋势,包括低效、迟钝、标准低。例如,一个内部系统的简单需求,拉了一堆人,一开始评估需要1000人天,也就是1个人要做1000天。深入追问之后发现,其实是有些人理解错误,最终发现只需要1个人做15天就可以完成 。又比如,公司一直强调文档要简洁、准确、好理解,但平时还是有很多文档动辄上万字,黑话(单词缩写)满天飞,不直击问题。他提到,一位字节员工离职加入创业公司后,告诉认识的同事,他在创业公司,1个月干了字节6个月的活。“我这里是说组织低效,大家不要误认为我在说大家不努力。”梁汝波称,恰恰在一个平庸低效的组织里,员工会更容易感觉累,因为自己即便很努力,但最终效果却不理想。事实上,这不是梁汝波第一次提及字节的“大公司病”,早在2022年6月他接任字节跳动CEO已在内部信中表示,组织渐渐变大之后,负规模效应也在变大。在今年的年会上,梁汝波还特别提到效率问题。公司变大之后,效率如果比其他优秀团队低30%,他是不意外的,甚至低50%也不震惊。但回头想想,这种不震惊本身是让人“出冷汗”的,因为这意味着“我自己的标准在下降”。事实上,字节的业务仍在高速发展。以抖音电商为例,据抖音官方数据,2023年,国内抖音货架场景业务高速增长,商城GMV同比增长277%,累计GMV破10万元的作者数量超过60万,抖音生活服务平台总交易额2023年同比增长256%。从海外来看,TikTok也保持进阶姿态,应用分析机构DataAI数据显示,TikTok全球月活用户近10亿。此外,2023年字节跳动营收、利润等指标超越腾讯、百度等老牌大厂的消息也屡屡传出。但梁汝波意识到“盘子摊得大”只是一方面,现在的字节对机会的敏感度已不如创业公司。他提到,公司层面的半年度技术回顾,直到2023年才开始讨论GPT,而业内做得比较好的大模型创业公司都是在2018年至2021年创立的。 互联网大厂拒绝躺平解决“大公司病”,互联网大厂们早已开始行动。2023年,阿里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变革。包括但不限于集团换帅、初代员工回归一线、“架构瘦身”并开启1+6+N体系。在过去几年,女员工被性侵事件引发内部价值观讨论、电商市场份额被京东、抖音追杀蚕食;阿里市值持续下跌,相比马云掌舵时已跌去一半。在几天前的腾讯年会上,马化腾在提及游戏业务时表示,腾讯号称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但在2023年受到了很大挑战。他还以某事业群发生过的一件事举例,他将三个推荐团队包括搜索团队合并成了一支团队,“要合力起来才行”。此外,未来腾讯的管理者在招人时要更慎重,“不能业务好时把人招来,试两个月不行就全部砍掉。腾讯在管理上要重视小团队精神,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小团队先试。”不久前,刘强东也与马化腾发表了相似的感受。2023年12月,刘强东在京东内网看到一名员工的帖子,帖子中该员工反思了过去一年京东的“低价战略”,认为公司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不彻底,比如“天天和竞品比价,缺乏竞争力”。刘强东发长文评论回应:“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躺平,也希望兄弟们绝不躺平。”同时刘强东提到京东遭遇的发展困境,“公司常说战斗,现实却处处防守,从不想主动出击”“天天说创新,每天抄袭跟随”……但刘强东也鼓励道,京东基础依然在,相信公司一定会走出低谷。不仅老板们“惺惺相惜”,大厂员工们对“大公司病”感同身受。多家互联网大厂员工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企业病”典型情况包含决策缓慢、多重领导、人员庞杂、机构臃肿、效率低下、独断专行等。某大厂前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感叹:“人员冗杂,‘宫斗’戏码太多了。就我个人当时所在的团队来看,问题多集中于跨团队协调困难、决策者多、效率低下,抢夺功劳等。”此外,伴随员工数量的迅速增长,如何管好人也是管理者必须直面的重要问题。一名互联网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大公司病的问题在于人员冗杂、业务重复后创新下降,创新下降后增长就会下降,而可持续性的增长是公司最需要的。反过来,业务增长过程中必然伴随人员增加。如何平衡业务增长与人员增长的关系,对于管理者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对于员工与组织的关系,梁汝波也有考虑。他在年会提到,组织的平庸与卓越也会直接关乎到公司对于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字节会在激励上继续加大区分度,尽最大的努力保留和吸引优秀人才。他总结道:“应对这些问题,必须要打破自满,提高标准,建设精干的组织。也只有这样,字节才能‘逃逸平庸的重力’。”在全员会的最后,梁汝波还分享了字节跳动2024年的三个目标,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组织管理文化层面,“加强危机感,始终创业,逃逸平庸的重力”;其次是持续增加社会信任,最后则是业务上继续聚焦少量重要的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